椰汁糕-www

这里椰酱!写手名见ID!日圈欧美圈国圈乱混!懒得弄子博所以所有圈的文都乱混!
偶尔写写歌词画个画,词圈画圈名柚鲸!
歪脖请找ID名!
QQ请私敲!
最近龙獒主!

S团死忠粉!
文风清奇的all日厨
快银中心!
骨科病友!!!AS万岁
墙头多的爆炸……
彩墨钢笔进坑,耳机大坑

© 椰汁糕-www | Powered by LOFTER

【龙獒】世界停在我吻你的时候

200fo的礼物w

柚-鲸.:

0.
嘴唇,人及其他许多脊椎动物围绕嘴的两片肉质褶之一,是在人是发某些音时所不可少的发音器官。
 
1.
马龙有着杰出的观察力,无论是球的旋转,走向还是球台对面的对手细微的小动作,一瞬间的皱眉,他都如同高速相机一样捕捉的一清二楚。
而平日里,他喜欢观察他的队员。
更准确的说,应该是观察他们的嘴唇。
马龙从小就喜欢观察别人的唇,虽然这样的行为很不礼貌,但是他打量别人的第一眼,就是看唇。
比如同寝的许昕,唇色是淡红色的,唇峰像两座丘陵,一直绵延到唇角,唇纹平整,是很规整的嘴唇。下唇比较厚,稍稍往外凸,讨人喜欢,跟他的性子一模一样。
而马龙自己的嘴唇,唇角向上微微翘起,让人如沐春风,唇色是十分浅淡的珠粉,唇峰平滑,唇纹舒展,看起来圆润柔和。笑起来张开的弧度,刚好露出好看整齐的白牙。
他见过很多双唇,大多数平淡,也有好看的让人心颤的。但所有这些,都比不过张继科的唇。
张继科的五官好看的紧,一双桃花眼灼灼入人心,挺翘的鼻跟羽毛一样轻轻挠动你所有的柔软。但最好看的,是健康饱满的唇,优美的丘比特弓形唇峰,像两座美丽的山峰自然地绵延,收敛在锐利的唇角,与棱角分明的脸十分相配。严肃地抿起来的时候,嘴角微微下垂,放声欢笑的时候也漂亮非常。


“龙仔……龙仔?”张继科看着盯着自己的唇看了老半天,默默无言扒饭的马龙,心里有些发毛,“回神啊!我嘴巴上有啥东西吗?”
马龙将视线从张继科的唇上移走,望着他的眼睛笑着摇头,然后看着许昕,“那啥,你们继续聊啊。”
“不,不用了,我怕我会噎着。”许昕停下跟张继科的唠嗑,刚刚马龙看他的眼神很不对味儿。他觉得安静如鸡吃饭对他的生命安全有好处。
张继科看他俩都低着头吃饭呢,自己本也就没什么话说,先前跟许昕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静下来之后,显得食堂格外的空旷。
这个点也就他们三加练,没别的人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尴尬的硫磺味。
“那,那什么,龙队,科哥,我吃完先回去了,你们慢慢吃啊!”许昕最先挣出凝固的空气,话像咕噜串一样一溜,人踩着风火轮一样的跑了,留着声音在风中消散。
“他这什么反应啊哈哈哈,溜这么快。”张继科勾起一个微笑,唇纹舒展,唇峰也温柔的漫开,连眼角都飞扬着愉悦。
马龙忍不住的烦躁起来。
这样美好的唇,他想要看到更多。


张继科看马龙没有接话,估摸着他又开始盯着自己的唇看了。
虽然刚开始觉得挺不好意思的,毕竟俩大老爷们儿的,哪有盯着嘴唇看的?但是处久了,觉得也没啥,连衣服都可以换着穿了是吧?
张继科习惯了马龙的目光总有那么一刻是停留在自己的嘴唇上。
许昕:龙队这个见人就盯嘴唇的习惯,就是科哥你纵容的!求你们附议!


“龙仔,我的嘴唇有那么好看吗?”将最后一口饭塞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问,口齿不清嘟囔着嘴的模样生生将赛场上那桀骜不驯的藏獒变成牙都没长齐的幼犬,“我倒是觉着你的嘴唇比我的好看!”
“继科儿哪都好看,嘴唇最好看!”马龙欣赏着眼前这个人放下防备的可爱模样,面前的饭还剩了许多,他左手撑着下巴勾起嘴角,右手从兜里拿出纸巾,横过中间的饭桌和油腻腻的餐盘,很自然的替张继科擦了擦油光可鉴的唇瓣,就跟张继科熟稔无比的从他眼窝上摘走睫毛。
隔着纸巾也可以感受到指尖下面唇瓣的触感,柔软的像棉花糖,可能尝起来的味道也如同蜜罐最深层的那裹糖,或许会更甜。
马龙对自己的小心思一清二楚,但他不能跟张继科说。因为他现在还没有弄明白,到底是因为喜欢张继科而喜欢他的唇,还是因为喜欢他的唇而喜欢他。
马龙从不打没有准备的仗,不过他从来没想过把张继科让给谁。兴许是看起来越乖巧的人,越是一肚子坏水吧。
张继科像是赖在主人怀里撒娇的幼犬,任由马龙动作,直到他觉得自己的嘴唇都要被擦破皮了才挣脱出来。
“龙仔,你冷静啊!”


北京的冬天,西伯利亚的西北风吹得天干物燥,再经过纸巾这么干瘪的东西的擦拭,张继科伸出粉嫩的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唇,被滋润过的唇瓣泛着水光,格外的诱人。


马龙一瞬间感到自己不可描述了。


2.
张继科一个正手大角,结束了与许昕的对练。接过马龙递来的水,仰头往嘴里送去。
因为长时间的出汗,嘴唇变得殷红,从嘴角漏出来的水混着流过脸颊,顺着好看的脖颈,蜿蜒到衣服里。
早已经湿透了的衣服紧紧地贴在张继科的身上,勾勒出饱满的肌肉线条和紧致好看的腰线。张继科抬起手,用手腕随意的擦了擦嘴角的水,把水杯重新放回马龙手里,用脚踢了踢瘫在地上还没缓过来的许昕。
“再陪我来一局,就一局!”
“我拒绝!厉害了我的哥!你找龙队好不好,放过我这个上有老,下有女朋友的人啊!”许昕抬起手虚晃了两下,接着“啪”的一下回到了地板上。
“继科儿,那就我跟你来一局。”马龙的视线离开张继科方才一张一合的嘴唇,与他的视线交汇,嘴角向上,勾出一个漂亮的唇线,温润的话语竟透着一点挑衅的意味。
张继科舔舔唇,眸子里闪着光,“行!那就来一局!”
马龙看着张继科的动作,眼瞳深处安了几分。但是这不影响他的发挥。加练输了就要答应赢得人一个要求,或大或小。
上次马龙赢了,随口说了要漫威的漫画,碰巧快生日了,张继科就把全套都买回来了,英文原版的。
马龙觉得那时候的愿望真是太随便了。
如果这局比赛能赢,他更希望能用手指,亲自摸一次,那双他觊觎已久的唇。
胜负这种东西,在这样强烈的愿望下,显得如此不堪一击。
因为只有一局,两人胶着到18-18,最后因为张继科的接发球失分和反手出界,马龙拿下了比赛。
“龙仔,除了……漫威的东西,你啥都可以提。”张继科跟许昕一起四仰八叉地瘫在地板上,闭着眼睛喘气,然后慢悠悠地说。
“真的?那我要好好想想!”马龙有时候真的戏很足,“你们俩别躺着了赶紧起来去吃饭吧!地上凉,也不怕感冒啊!”
张继科露出好看的白牙,一看就是有什么坏主意,但就算这样马龙还是伸出了手。
张继科紧紧握住马龙递过来的手,然后猛地往下一拽,顺便把旁边颤颤巍巍地好不容易爬起来的许昕也一起拽倒了。
马龙用另一只手撑住了地板,他离张继科的嘴唇,不到两个手指的距离,近到可以看得清脸上的绒毛和肌肤的纹理。他看到唇上的唇纹,看到饱满的任人采撷的唇瓣,也看到因为干燥而有些起皮的下唇。他甚至想就这样吻上去,用自己的舌将它抚平。


许昕揉揉被摔惨了的屁股,转身刚想怼张继科,然后又默默地转过头来。
哎呦我这暴脾气,哎呦我的眼睛给辣惨了,近视也抵挡不住,谈恋爱也抵挡不住。


马龙的呼吸打在张继科的脸上,他看着张继科的耳根有些发红,也不再逗他了,将身子撑起来,然后扶着张继科起来。
“许昕,走了,去吃饭!”张继科用手肘抵着想跟在旁边的马龙,低声嘟囔了一句“你别靠我那么近,我怕热。”
马龙傻呵呵地应了一声,欣然接受了这个全是漏洞的理由。


许昕和张继科先一步去了饭堂,马龙在途中说要回宿舍拿点东西。


方博周雨和樊振东都还聚在一起慢悠悠的聊天吃饭,许昕和张继科插空跟他们凑了一桌。餐盘清一色的肉,唯独张继科素菜占了大多数。
方博和许昕碰巧坐了邻座,一个嫌弃另一个吃饭说话把口水喷菜里,另一个吐槽他吃饭前抠脚不洗手。要多恶心有多恶心,旁听的三个人凑成三缺一就可以拿麻将打他们了。
姗姗来迟的马龙很自然的坐在了张继科旁边,看着方博和许昕互怼也笑的岔气。
张继科想假装低头认真吃饭,还是忍不住笑的差点喷饭,结果噎到了。
马龙一个看起来挺友好的眼神过去,刚还在互怼的两人瞬间安静下来,只剩下筷子碰碗的声音。
马龙用手轻轻顺着张继科的背,低声问他有没有事。张继科咳了好一会儿,眼泪都呛出来了,才恢复过来。
“继科儿没事就好。”马龙用手刮走张继科眼角的泪,“我刚刚回去拿唇膏了。”
“你拿唇膏干啥?吃饭之前涂唇膏不全都吃进去了?”张继科偏过头看他,有些不解。
马龙凑到他的耳边,压低了声音和平时说话不太一样,显得格外的好听。他当然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因为我的要求,就是想摸你的嘴唇。”
张继科还沉迷在刚刚马龙说话时的声音里面,没来得及思考他说的话,就感觉到微凉的指尖裹着点凝固状的东西在他唇上摩挲着,哄得一下脑子炸开了。
果然,和想象中的一样软,跟果冻一样的触感,吹弹可破。马龙一边细细品味着从指尖传导,反馈到神经的信息,一边照顾下唇已经起皮了的一些地方。看着呆愣愣的张继科,眼角都笑弯了。
暗中观察的安静如鸡的吃饭四人组瞬间不好了。许昕手抖把吃了一半的盐焗鸡腿掉到方博的汤里面,溅了他俩一脸的鸡汤。樊振东用手捂住自己和周雨的眼睛,然后想起周雨已经成年了,不能看的是自己,就把手收回来捂在眼睛上,留了一条小缝,啥都看到一清二楚。周雨被天降的黑手给吓了一跳打翻了他的限定款紫菜蛋花汤。


马龙无视了隔壁的鸡飞狗跳,只专心于给张继科涂唇膏这件事。
他看着张继科的耳根变得通红,着火一般烧过脖子。长睫如蛾轻轻颤动着,马龙可以从清澈的深棕色双眸中看见自己的倒影。水色在他眸中流转,缱绻缠绵,渐次流光隐入眼角,将那瞳孔衬得愈发朦胧不可捉摸。他浅浅的呼吸打在手背上,如鸽羽轻拂,温柔又微痒。
真是什么情绪都挂在脸上,瞧那一脸的紧张,仿佛要对他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
马龙心里偷着乐,却也表面正直地掩盖自己其实确实图谋不轨。
直到马龙的指尖从唇角脱离了张继科的嘴唇,他才回过神来,刷地一下站起来,低着头看不出表情,这个样子把同桌的四个傻子吓了一跳。
“你,你们吃吧,我,我吃完了回去洗澡。”话都没说完,张继科拿起餐盘健步如飞地出去了。
马龙看着急哄哄地走出去的张继科,脸上还是温润的笑。他也慢悠悠地跟其他人道别,不紧不慢地跟上去。


张继科脑子里现在很乱,他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心跳地那么快,不受控制地在胸腔里呼之欲出。现在的小道上四下无人,他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如同天边的轰雷从心底传到脑海。
他还感觉得到马龙的指尖轻柔地拂过他嘴唇所有干燥的地方,他还记得有一瞬间不经意的对上马龙的眼睛,那双眼睛里快溢满膨胀的柔软,温暖到可以滴出水来。
心动来的措手不及,明明只是些琐碎的小事。
张继科在跑道瞎逛了几圈,一边思考一边踢着脚步的小石子,不小心出了大力,石子滴溜溜的滚进下水道。西西伯利亚刮来的西北风让他的脑子降了温,他才慢慢踱回宿舍。
没有看到玻璃窗氲出暖黄色的灯光,张继科松了一口气。他现在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十几年的竹马。
吃痛地被冰冷的门锁带的静电电到,扭开房门,准备打开灯,猝不及防地就被人从后面紧紧抱住。
后面的人,身上有他喜欢的干净的味道,洗衣粉被阳光烘烤过的新鲜的味道,Dior Fahrenheit中调的木花香。他可以感受到身后的人暖暖的鼻息,一点一点的打在他没有围围巾的脖子上。
张继科没有推开他,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推开他。他只觉得心头突突地跳着,可能一张嘴都只能蹦出乱码。
马龙把头埋进张继科的颈窝,用鼻尖慢慢地摩挲着他细腻的皮肤,他感受到继科儿的身体从僵硬到放松。
良久,马龙才用闷闷的声音吐出一句话,话里全是笑意。
“继科儿,我喜欢你。”


张继科以为自己要在冷的结冰的这个时候融化成一汪春水。


3.


“龙仔。”
张继科窝在马龙的床上,整个人缩在棉被里,米色的被套和暖黄色的阳光衬得他皮肤白皙,从盖过手背的袖子里伸出指头,捧着北岛的诗集,仰头跟闻声走到床边的马龙说话,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一副大爷样。
“嗯?怎么了?”
马龙将切好的苹果送到张继科的嘴边,他就这样就着马龙的手吃下去了。
嘴唇微含住塞不进口腔的苹果,鲜红的唇色和苹果的颜色形成鲜明的色差。
马龙觉得自己又受到了一波视觉冲击。他的继科儿又在无意识撩了。
虽然啊,马龙很喜欢张继科的唇,从男孩子第一次那啥开始,每次的不可描述都是因为他梦见张继科眼角含春,唇瓣被肆意蹂躏的画面。但是马龙更在乎张继科的感受,十几年都这样过来了,还差着一时半会儿?
马龙又盯着张继科的唇了。
“嘿,你给我回神啊!”张继科看马龙两眼又开始放空,用怎么都暖不起来的手握住了马龙的手,“我跟你说啊!以后不准在公共场合对我的嘴唇做任何出格的事情!这样影响不好!”
马龙被毫无防备的冰凉冻的呲牙咧嘴,他坐在床沿,用手包裹住张继科的手,轻轻地揉捏着细长的手指。有着洁癖的人,手指甲都剪的规规整整,圆润的指头,指甲泛着健康的粉色,有漂亮的白月牙。
张继科觉得自己的心比身体更加速地暖和起来。
“盯着看,也不行吗?”马龙用不符合表情的委屈的声音问,他现在笑的让人觉得很老司机。
“不行!”张继科借着马龙空出来的手又给自己拿了苹果,咔哧咔哧的声音扰的话语不清,“上次我给你摘睫毛那事,整个网络疯传了多久?你这要是被别人看见了,刘指不得怼死我们?”
马龙往前倾身,对上那双桃花眼,赛场上咄咄逼人,但是现在,一潭深水,含情脉脉。
他歪头看着张继科闪闪躲躲的眼睛,压低声音竟也显出与平日不相符合的慵懒,“那,没人的时候,是不是随便我?”
张继科没有见过这样的马龙,他被那把嗓子迷的一晃一晃的,他凝视着马龙瞳孔周围鱼鳞一般层层绽放的花纹,想也没想就点头答应了。
马龙的手拂过他的脸颊,拂过他的唇间,拂过他的鼻翼,然后伏在他耳边,哈出一口热气,“那我想要现在。”
他靠近张继科的唇,看到他缓缓阖上的眼睛,睫毛轻颤,眼皮覆盖住的眼珠不安的转动着,说不出的好看。
或许,最适合的,真的是这个时候吧。
午后的清茶时光,一切情调都氤氲的刚刚好,阳光普照下,心意相通的恋人拥吻,这是一个很画意的场景。


于是乎?


“龙……队”,许昕破门而入,然后马龙和张继科触电一样的分开。
许昕这一刻僵硬的像裱在了门框里一样,他低着头不敢看马龙的眼睛和张继科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我是不是,打扰了什么好事?”他咽了咽口水,还是问出了声。
马龙饱含笑意的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你说呢?”


许昕觉得大家可以给他转发锦鲤了。


4.


马龙勾着张继科的手,走在泥泞的小路上。刚下过雨还弥漫着泥土的气味,中间夹杂着青草的味道。
冬天夜晚的郊外格外的冷清,连鸟鸣都没有。大风呼啸,套的风衣外面是尼龙料,两个人的衣服相互磨蹭,刮得窸窣作响。
“龙仔,我们要去哪?”张继科紧紧攥着马龙的手,也不知道这家伙哪里学来的浪漫,竟要给他个惊喜。被蒙住的眼睛处于没有一丝光线的黑暗中,唯一的依靠只有他牵着的温暖的手。
“你再等一下下,很快就到了!”马龙安抚地轻捏了一下张继科的手,加快了前进的脚步。
继科儿一紧张就会出手汗的毛病,其实很可爱啊!
他们绕过了一片矮灌木丛,踏过了软绵的草地,一寸一寸的往一个小高地上挪。马龙示意张继科在一个地方等他一下,然后将带过来的毯子慢慢展开,扑在草坪上。
晚上的大风把将将下过雨被打湿的草风干了,唯一能感受到的干燥有些刺痒的草也被毯子一一盖过。
马龙跑回来牵住张继科的手,十指相扣,慢悠悠地将他引到毯子旁,拉着他一起躺倒在毯子上。
张继科爱干净,这事马龙从很久之前就知道了。所以出去玩一定记得在什么地方放条毯子。
“继科儿,你可以摘眼罩了。”马龙侧躺着看张继科把眼罩解下来,动作缓慢的像举行什么仪式。然后他觉得好像有什么将那双惺忪的桃花眼点亮了。
是那些天外的星辰吗?
马龙不得而知,但是清朗的月光像是技艺高超的打光师,将旁边的这个人所有的美都变得更加柔和,衬得皮肤细腻。
千言万语都描绘不出他的一丝神韵,一丝美好。
“厉害了我的龙!这种好地方之前没见你说啊!”张继科看着星罗棋布的墨色天空,平素读过的矫情句子,想不出一丝一毫能够形容的。
生活在大城市的人,没有什么机会能在一片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中欣赏不属于现代科技霓虹灯掩映下的安静的天空。
而现在借着休假,他能看到这么绝妙的美丽。
马龙咧开嘴角,将头扭回来,枕着手臂,“那不是给你惊喜了吗?当初想着只能给我媳妇儿看的!”
“嘿你以为我不揍你是吧?”张继科狠狠地撇了一眼马龙,然而只有形没有神,眼角藏不住的笑意。
“诶好,张大爷我错了,请问大爷喜欢这地儿吗?”马龙大笑了两声,野旷天低树,这两声笑回荡在天地间。
“诶,小龙仔,你这地儿算是挑对了,大爷我还真就喜欢这风花雪月的地儿!”张继科忍俊不禁,马龙还真的很喜欢演啊,索性就配合他干这种无聊的事。
“那我给张大爷讲讲这天边的星宿吧!”马龙指着天上的星星,像一个想跟同伴炫耀的少年。
他们的正前方闪烁着猎户星座的七颗明星;挂在东南方的猎户甲星,就是那较大的一颗,只有它在这无云的蓝空里放射着红光。远远地在天际是那一片海,白蒙蒙地在冷月下面发光。
还有晴朗的时候才明灭可见的金星和水星,人们熟悉的北斗七星,位于大熊座星系,隔着山与海的牛郎织女星。
张继科听得一愣一愣的,他没想过马龙竟然懂得观星。他只忙着感叹天空隐藏的秘密,像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拉着马龙问东问西。


马龙觉得这个人真的太可爱了,忍不住在他鬓角留下一个清浅的吻,看他眼含月光瞪着自己,凶狠没有半点,只有几分撒娇的意味。
“行了行了,脸皮这么薄,不逗你了。”马龙从兜里拿出刚刚被他捂热的耳机,不由分说的给张继科带上。
耳机里播的周杰伦的歌,完全不是张继科喜欢的那种风格,不知道他叨叨的啥,却不舍得摘下耳机。那上边带着马龙的余温,张继科的耳朵被这一点点温度烧的发烫,心里开出许许多多的小花。
马龙看着天上星旋月转,心里的小人默默躲在角落画圈,沉思自己为啥刚刚不就势亲嘴唇,然后在心里一遍一遍的打脸。
为啥不亲嘴,多好的气氛啊,花前月下的!
你都不知道继科儿的嘴唇夺摸漂亮,夺摸诱人啊!那可是你觊觎已久的,向往已久的啊!!你们现在是恋人啊!马龙你脑子里进水了吗?
天人交战。


耳机里刚好播到《告白气球》。
“亲爱的,爱上你那天起,甜蜜变得很轻易。”
马龙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话,却让张继科的心都跳乱了。
“龙仔,你发烧了吗?”张继科用手臂半撑起身子,想要用额头去试一下这个说肉麻话的人是不是他的龙仔。
“什么发烧啊,那是歌词!”马龙笑着轻轻捏了他凑过来的脸,然后强硬地把张继科的头往心口按去。
张继科听到了和他一样跳的毫无规律的心脏,头顶传来马龙一贯温柔的声音。
四下里一片寂静,他只能听到交叠的心跳声,此起彼伏。


“结婚吧!”
“你说啥?”张继科以为自己被心跳震的耳朵不清醒了。
“结婚。”
张继科听见马龙的心跳加快了,快的想要冲破胸膛,声音听着挺稳的,原来这么紧张吗?他想笑他,可是他忍不住想掉泪。
“好!”张继科把嗓子的哽咽压下去,拉过马龙抚着他头发的手,在无名指那个地方留下一个吻,一个像要刻进骨髓的吻。
“继科儿。”马龙发誓他这辈子没做过什么冲动的事,而现在他居然疯狂的在啥也没有的野外,对他心尖尖上的人求婚了。
不过他不后悔,这是迟早的事。
“嗯?”低沉的声音从胸腔深处传出来,慵懒而性感。
“我想吻你,用唇峦抵触你每一寸疆土。你化成了半尺锋利的融雪,一川盈越的春水,赤裸藏在我的唇齿里。这样,我的余生就放心了。”
张继科笑了,头发在马龙尚薄的衬衫上扫荡着,被马龙一爪子摁住不安分的头。
“啊哈哈哈,龙仔,原来你这么怂啊哈哈哈哈,还矫情,你吻就吻啊,我有说不给吗?别摁着我!”张继科用手想要把马龙的手拿开,不料被紧紧扣住,挣也挣不出来。


“我不是开玩笑的!”
张继科止住笑,然后翻身骑到马龙身上,两膝抵在马龙大腿两边,“我也没有开玩笑啊!”
话音刚落就附身向前,给马龙一个蜻蜓点水的吻,四目相对。
“我知道,你很早就想这样做了,你在顾忌我。你是不是傻啊我的龙队?”张继科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来,清晰的在马龙的耳边呈现,口中的热气濡湿了他的耳廓,还有那让人把持不住的句子,“从答应你那天起,我就允许你对我做任何事了,我是男人,没有那么娇贵。”


一辆破旧的三轮车



“……好脏。”张继科穿着马龙的大衣,看着被扔在地下的内裤和拖地的裤子,面无表情。
他现在是真空的状态,而马龙那家伙除了把裤链拉开,俨然一副衣冠禽兽的样子。
副驾驶座上还有暧昧的液体,那是两人还没来得及清理的东西。
张继科窝在后座上指使着马龙将车擦干净,开玩笑,这可是他的新车,而且就算他想自己来,现在腰酸背疼的怎么可能做。
索性就全部丢给马龙好了。


马龙把车清理干净,已经是拂晓了。他看着在后座睡的正香的张继科,心像棉花糖一样软。他把张继科自己的大衣给盖上,准备伸手去抚平他皱着的眉头,差点被他一巴掌呼过来打到脸,“你这只蚊子还不是死在我手下了!”
马龙哭笑不得,不知道他做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梦。还是吻了一下他的媳妇儿,屁颠屁颠地跑去开车回家。
天边翻起鱼肚白,泄下给予人间的第一缕阳光。马龙从后视镜看着张继科安稳的睡颜,没来由的想起《平凡之路》。


他和他平凡的公路爱情。


5.


马龙还是更喜欢在做事的时候吻张继科的唇,毕竟恋唇癖一时半会儿也改不掉。
吻是嘴唇能说的最好的话。


那天回去以后被许昕用暧昧的眼神看了好久,看的张继科忍不住想打他。


“继科儿,起床了!”马龙朝还赖在床上不肯起床的张继科说道,他端着餐盘走到床边,把餐盘放在桌子上。
张继科懒懒的张开手让马龙俯下身去捞他起来,“今天的早安吻呢?不亲没有力气吃早餐。”
马龙轻啄了一口他的唇,“啥时候你比我还恋唇了?”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啊。”他无所谓地说。
显然马龙并不满意刚刚蜻蜓点水的吻,然后笑着扣住他的左手,两人的无名指上一对素色的银戒,仔细看上面还雕刻着字母。
他擒住张继科的唇,一记深吻,望进他的眼睛,全都是含情脉脉。
连阳光都静止下来了。
张继科想起很久以前说的一句话。


愿世界停在我吻你的时候。


———————————————————————————————————


@十年夜雨。我的槿肆,答应给你的大甜饼!!


几百年没开过车没有复健就直接开车了我丢脸!


你们吃的开心就好了!


再说一遍,我要小红心!小蓝手!我要评论!!!


下星期更回正章!

评论
热度 ( 412 )
  1. 柚-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