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汁糕-www

这里椰酱!写手名见ID!日圈欧美圈国圈乱混!懒得弄子博所以所有圈的文都乱混!
偶尔写写歌词画个画,词圈画圈名柚鲸!
歪脖请找ID名!
QQ请私敲!
最近龙獒主!

S团死忠粉!
文风清奇的all日厨
快银中心!
骨科病友!!!AS万岁
墙头多的爆炸……
彩墨钢笔进坑,耳机大坑

© 椰汁糕-www | Powered by LOFTER

【龙獒】我等你到三十岁.3

非常非常喜欢南康白起大大的《我等你到三十五岁》。为这一段感情而伤心涕流
所以给这篇文取了个相近的名字。
我想我笔下的龙獒能最终走到幸福的尽头,那怕路途中有颠簸,也能牵手到老。这也是对南康大大的一种敬仰。

关于文的各种不合理,性格偏差欢迎大家指出。

如果你觉得喜欢,麻烦评论和小红心走起来w

这里很好勾搭欢迎私信要QQw

最后每周一次推荐po主喜欢的歌:
CHIHIRO《crazy about me》
SPYAIR《My friend》

3.
我和他一起去过很多国家,走过很多路,相依相许十几载岁月,也曾有过几次肆意亲吻拥抱共度余生的机会。
然后?
然后我就启程了,去找我失去的机会。
所以故事还没有结束对吧。
还没有结束……

转角星巴克的靠窗位,午后的阳光不偏不倚的落在桌上,连带着浓郁的咖啡香与徐志摩的诗,一起发酵。
十月初到十月末,今天是最后一天,万圣节前夜的疯狂如今在街道上已然消失殆尽。不知不觉竟然过去了将近一个月,今晚启程的飞机先去伦敦,然后来个向往已久的欧洲行。
太阳的手指拂过张继科的侧脸,阳光之下,那双桃花眼眼睫分明,睫毛密匝匝又微微向上翘,奈何眼皮松松地覆住了强光照射泛出玛瑙光泽的眼珠。
照在侧脸的阳光似乎并不满足,将他笼罩住,拉上静静躺在桌上的诗集和白色马克杯。
徐志摩诗中的爱情,还留着最初送礼那人的笔记,清清楚楚的写着,“我最喜欢这首。”

马龙坐在离他最远的位置,墨镜下面的眼睛笑得弯弯的,完全抑制不住。以前最喜欢看他午睡的样子,睫毛弯弯,嘴唇红红,眼角飞扬,蓬松的头发懒懒的散开在自己肩头,无意识地往颈窝蹭,迷糊地呢哝几句,不管说啥都是暖人的句子。
马龙想了想还是没忍住,拿起台上的手机,隔着层层叠叠的人群,抓了个好角度将时间凝固。只有这个时候继科儿才真的跟以前一样像个小姑娘乖巧又好看的迷人。
要是拿了相机就好了,不过拿相机还要传相片。马龙这样想着,这一个月拍的照片质量高的可以拿来做写真,要不是这个穿衣迷之飘忽不定,写真绝对畅销。
但是那怕拍了这么多张,还是没有这张让人惊艳。理所当然就成为马龙新的手机桌布。
经常流传的,能拿来当手机桌布的人,一定是你一瞬都不想忘却的人,一定是你想看一辈子的人。
为此许昕方博和周雨无一例外的都说过被喂了狗粮。
“龙队那怕科哥的照片是那种可以拿来当表情包的都喜欢的不得了。”许昕耸肩。
马龙撑着下巴看张继科睡的正香,真是一点都不害怕行李被拿走啊,这个人心脏太大了,没点危机意识。
里约可不是什么治安好的地方,想想继科儿每天都来星巴克坐着看书或者是对着电脑不知道敲些什么,不一会儿就困的倚在椅子上睡着了。还好他跟着,不然他现在估计整副身家都不见了。
店里婉转的小提琴曲,下午四点的人来人往,坐在沙发上睡着了的张继科,在远处看着他笑的没心没肺的马龙。
今年的中秋节来的晚,前几天收到了许多祝福的短信,也看到了高高挂在天穹的圆月,住在他隔壁的张继科也抬头看着那轮月亮。
马龙抬起手轻轻敲了几下墙,他知道这酒店隔音效果不算太坏,但是昨晚他还是听见了隔壁的歌声。
张继科还在对月思人,寻思着要不要触景生情写几句诗啥的,就听到隔壁轻轻敲墙的声音,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还是试着回敲了。下一秒钟,他就听到有人按门铃,然后打开却只看得见门口放着包装精致的盒子。
他弯腰拿回房,拆开来是字迹飞扬的“中秋快乐”,还附赠了一个小小的月饼。
张继科不知道为什么就很笃定这个月饼绝对是隔壁送的,心里一股暖流。这种不动声色的温柔,隔壁的住户一定是个好人。在他乡遇到同胞,在佳节送过来一捧鹅毛,足矣织成一件挡风斗篷。
马龙靠在门板上摸摸自己狂跳的心,他虚的要死,要是动作慢一点可是要被发现的。对,还有字迹,幸好他机智得今早趁他没起床去唐人街买月饼,让好心的老板写的。
也亏他起的晚,不知道是过来旅游的还是换个地睡觉的。
张继科心情颇好的敲了两下墙,马龙分明听出了谢谢。
中秋节后的几天,张继科在耶稣山上看日出,清晨的凉风吹在马龙身上都觉得冷,他接到许昕的消息才知道这个不到十点绝对不离开床的小藏獒居然能起个大早去看日出。
马龙出门前用张继科的想法思考了一下,觉得那家伙肯定是心血来潮,拿着手机就冲出门,于是就让许昕发个短信告诉他让他带件厚衣服。
许昕直称辣眼睛,还是原封不动的跟张继科说了。
被马龙猜对了,纯粹是因为前几天睡饱了,脑子一热想起去看日出的张继科十分感谢许昕的提醒,因为他刚踏出旅店的那一刻就感觉到了来自热带清晨的大风的恶意。
耶稣像身躯直立,两臂平展,仿佛是一个巨大的十字架立在山顶,拥抱着里约。底下拍照的人,倾心于耶稣左手边的富人区,而祈祷的人更希望能有祝福降临到右手边的贫民窟。而张继科喜欢日出,掩藏在帽檐下的眼波流转,也像个小孩子一样双手合十祈祷。马龙捧着相机记下这个可爱的张继科,他迎向海滩吹得衣袂翻飞,微微颤抖的睫毛,唇角上扬,看来是许了一个好愿望。
每到晚上,张继科就喜欢走到附近公园里,兴许是地方选的好,有配置乒乓球台,附近的居民也带着孩子一起打乒乓球。
“Excuse me?Can I?”张继科礼貌的问在打球的孩子们,他们当然不介意和眼前这个东方面孔长相帅气身材高挑的哥哥一起打球。
马龙特别好笑的看着他隐藏实力,为孩子们的得分而感到高兴,然后非常享受孩子们对他的球技而感到惊叹,笑的不见眼睛细心的教孩子们动作。
他那里不适合当教练了,这样细心的教导没有基础的孩子们。
马龙站在人群外面,用相机偷偷地记下这样的张继科,以后他可以拿来威胁他归队。
昨天他就跟那些孩子们道别了,就算是语言不通肤色不同孩子们围在他旁边哭的可带劲了。说不定以后,这些孩子们会成为国际乒坛上跺跺脚四海震的人物呢。

挣扎了几下,张继科睡醒了,西落的太阳打在脸上有些晃眼,用手遮住从玻璃那头射进来的阳光,盖在肩上的衣服滑了下来。
张继科晃了晃脑袋,用手揉揉太阳穴,纳闷这次又是哪个好心人帮他把衣服盖在身上。打开手机发现已经下午四点半了,急急忙忙地拖着行李,推开门在街边拦的士。
马龙不紧不慢地跟着他,寻思着在飞机上又有事可以做了。这一个月拍的照片都没时间好好整理,而且还答应了给许昕写游记,以后带着姚彦来玩。

迷迷糊糊地下了飞机不久,就接到许昕的电话,正好听在11月的冬夜,异国他乡,就像浓茶冲淡了寒冷。
“科哥,到了伦敦没有啊?”许昕不知道吃着什么,杂音特难听,还能听见方博在旁边嚷嚷。
“我说许大蟒你吃就吃,吃完再说话,还有别吧唧嘴,有点反胃。”张继科洁癖发作,哈着气,话语间还带着寒气,说着怼人的话,“还有博子,能别瞎嚷嚷吗?你也不是不知道许昕说话像女孩子一样小声。”
“诶不是,科哥你还有没有爱了?”许昕赶紧把嘴里的酱鸭脖吃完,“我可是花着高昂的越洋话费给你打电话送温暖。”
“科哥你别信他,这个时候献殷勤非奸即盗啊!啊啊啊啊啊!你干嘛打我!”方博大声喊,张继科不意外的听到许昕手掌接触他肉体的声音。
“看来说中了啊!”张继科拖着行李出了机场,“有啥事就快说,你真不心疼电话费的话你可以拿给周雨小胖听。”招手拦下的士,用熟练的英语报了一串地名,就看着两旁的树木快速地往后倒退。
“额,科哥,你看在我帮你搞定酒店的份上,帮我从国外买瓶Dior回来吧。”
“看不出来啊,许大蟒你变性了?跟大宝贝儿一样,喜欢化妆品啊?”张继科逮着机会就开始损他,“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是给姚彦送的吧!成,我去巴黎的时候给你买。赶紧挂电话吧,别拿着国家的钱挥霍。”
许昕打了几个马虎眼然后嘿嘿哈哈的挂了电话。
马龙跟在张继科的后面,听着他上车前跟许昕的唠嗑也是可爱极了。
以前就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对弟弟都很照顾。姑且自己也算是他的弟弟吧,这样想着其实自己的地位还是挺与众不同的。

张继科从背包里拿出徐志摩的诗集胡乱翻弄着,视线却没有聚焦在上面。
他喜欢Dior的香水,那款华氏的味道混着马龙身上特有的味道只要他闻一次就牢牢地刻在心里。为了自己身上能带着那个味道,特意的找龙仔借衣服穿。可是穿在自己身上就会变成不一样的味道。自己的味道和他的味道缠绕在一起,这样想着就脸红了。就算这样,他也还是装作若无其事地找他借衣服,直到他们在一起之后。
之前想着他要是这么喜欢要不以后给他多买几瓶。
现在他是要去买Dior的香水了,然而不是为了他。
视线恍惚,的士已经驶入市区。
入夜之后的万家灯火,暖黄色的灯光氲的玻璃窗都透出家的味道,张继科有些嫌弃自己的多愁善感,把头偏回来打算专心看书。
却不想着这么一看,就扰乱了辛苦维持的所有平衡。

轻呤一句情话,执笔一幅情画。
绽放一地情花,覆盖一片青瓦。
共饮一杯清茶,同研一碗青砂。
挽起一面轻纱,看清天边月牙。
爱像水墨青花,何惧刹那芳华。

旁边端端正正地写着“我最喜欢这首。”

正应了窗外如同水墨的天空和这片天空下两个人的心神。

评论 ( 6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