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汁糕-www

这里椰酱!写手名见ID!日圈欧美圈国圈乱混!懒得弄子博所以所有圈的文都乱混!
偶尔写写歌词画个画,词圈画圈名柚鲸!
歪脖请找ID名!
QQ请私敲!
最近龙獒主!

S团死忠粉!
文风清奇的all日厨
快银中心!
骨科病友!!!AS万岁
墙头多的爆炸……
彩墨钢笔进坑,耳机大坑

© 椰汁糕-www | Powered by LOFTER

【龙獒】一辈子的温存

说在前面的废话
这篇是我翻作文的时候看到的
那时候写记叙文也是屌炸天,现在的议论文真是……
所以,这是作文改出来的
日常?反正很日常

其实我是为了涨粉x我会说?(……)

一辈子的温存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
但是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团火,然后走过来,缱绻一生。

我在人群中,看到了他的火,然后快步走过去,生怕慢一点他就会淹没在岁月的尘埃里。
我牵着我的热情,我的冷漠,我的狂暴,我的温和,以及对爱情毫无理由的相信,走的上气不接下气。
我结结巴巴地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张继科从冗长的梦境里面挣脱出来。
真的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长到仿佛他的人生都走马灯似的掠过眼前。
还有一个人陪着他,像是有着无限的权力,肆意游走在他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他梦见才刚能用十根手指数过来年龄的自己,有些害羞的问马龙的名字,以至于现在想起来,都会让马龙叹惋他是怎么变成这样日天日地的性格的。
呵,说的他真和外表一样白。切开黑再见!
他用棉被把自己裹成一个茧,迷离的睁开眼,清醒的意识告诉他,今天很冷。
冷到他睡的忘记时间,冷到他不想离开棉被和床铺。
马龙出差。
国家队需要他哇!现在估计在南半球的艳阳里春风无限,而他在北半球的寒夜里退化成狗。这下好了,真成藏獒了。
不对,还不如藏獒哇!
起码人家在青藏高原还能活蹦乱跳,人家全身都有毛,而他瑟缩在棉被里都是振动模式。
果然人一寂寞就开始瞎想,特别是冬天,气温低的连思绪都要冻结。
今天是个好日子哇!张继科一个激灵,想起来今天是他们领证的第3个年头了。
难怪今天怎么都不对劲。上一年这时候都是在拍黄瓜独特的醋味中睡醒的。
里约奥运结束之后,马龙神神叨叨地带他去了趟荷兰,顺便扯了证。
然后这一辈子就跟他马龙死死纠缠互不相让。
然后他爱的人,就成为别人口中,他的爱人。
管他呢,反正他幸福,他幸福,这就够了。
退役之后的日子,天天被马龙赶到国家队看他训练,美名其曰培养他当解说员的潜质。
他也答应了,一来,不锻炼身体会变成刘指和孔指的。二来,马龙心里那点小九九他还是知道的。
因为这里是他们相识的地方,这里是他们相爱的地方,这里,是他们守护的地方。
他想让这座建筑记住,他们相伴到老的样子。

下午三点,这一觉真是有够长的。尽管他已经睡到累了,也不想起来。
午后的阳光透过擦的发亮的窗户,不偏不倚地打在床头,张继科鼓起勇气将左手从被窝里拿出来,无名指上带着的银色素戒,比阳光更刺眼。
心房比身体加速的暖起来。
可能是左手比较靠近心脏的位置吧。
手机的铃声划破了沉静的午后时光,哆哆嗦嗦地把右手伸出来,去摸床头的手机,冷空气将更为暖和的右手冻住。
按下接通键之后,继科马上侧躺着,将手机放在脸上,然后快速的重新把手埋进被子里。

“继科儿。”马龙的声音从听筒那头传过来的瞬间,张继科差点掉了眼泪。
“嗯,我听着呢。”收拾情绪回复了他。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吧?”
“我知道,这不等你电话呢?”
马龙有些委屈,“知道为啥不打电话?我在质疑你的记忆力。”
张继科有点心虚的在心里摸摸鼻子,打着马虎眼,毕竟上一年他是真的不记得,虽然今年也差点忘记,“我退休了哪那么多话费?越洋电话那么贵,不让你打让谁打。”末了还加一句,“说好了你养我的。”
马龙有些想笑,他家小藏獒还真是被他磨的没脾气了,之前日天日地,现在还懂得装乖了。(继科:跟你学的)
“好,好,我的锅我背。”马龙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冻坏了吧今天?有没有加衣服?赶紧把棉鞋找出来穿,就你光脚踩木地板不得感冒?”
一大堆问题迎面扑来,张继科同学一整天都窝在被窝里,这些全都没做,于是哼哼哈哈地忽悠过去了。
“马龙你真啰嗦。”笑着说出口。
“不对啊,你这声音怎么变了?是不是感冒了?”马龙突然画风一转,开始质问他。
“没事没事,我蒙着头睡觉呢。”张继科憋着气,没敢让那头的人听见吸鼻子的声音。
“没事就好。不是,你怎么又蒙着头睡,我才不在几天,这样对身体多不好啊!”
“知道了知道了,赶紧挂吧,电话费多贵啊!我要睡了!”避免穿帮,张继科想快点结束这场对话。
“好,你盖被子盖严实点啊!”电话刚拿开,马龙突然严肃的说了点什么,“把门锁好啊!上次我回去,你门都没锁好。”
“好,我知道了!马龙你咋像六七十岁的人一样啊!”张继科有些无奈,然后电话那头传来马龙的笑声,“这不是关心夫人吗?我现在身不在你旁边,心总要挂着你吧!好了不说了,你赶紧睡吧!”
等到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声,张继科才放下手机。
啊,懒得动啊!
马龙说的事实,他确实没锁门,但是他想继续烂在床上。
自从跟他在一起之后,除了洁癖发作的时候会亲自干活,其他时候基本生活九级残障。

张继科在床上又躺了一会儿,心里漏跳了一拍,想想还是打算起来去锁门。
更准确的说,他总觉得有什么人在等他。
他慢吞吞地推开棉被,随手从柜子里扯出一条毯子披在身上,然后光脚从卧房走到客厅。
冬天的瓷砖冷的如同走在刀尖上,几乎连跑带跳的走到玄关,把棉鞋取出来穿上。
门外头有个露天小阳台,一到冬天北风就呼呼的吹。
然后他打开门,做好面对疾风,甚至是大雪的准备。
然而想象中的一切,都没有来。
站在防盗门另一头的人将视线从手机中脱离出来,迎上张继科的桃花眼,没睡醒时应该算是丹凤眼吧。
防盗门上的格子网住那人的脸,也网住了张继科的心,他急急忙忙地打开门。
“你……”
“Big suprise!我坐了早班飞机,然后还假装没回国给你打了越洋电话。有没有很感动?”
张继科一下子红了眼,他低下头不让马龙看他的眼睛,“还不快进来,怵在那不冷吗?”
说着从他手里夺过行李。
是哪个人说他乖的?
这人撩人满点怎么可能会乖啊!
马龙看着张继科毫无技术的掩饰和急匆匆催促自己的模样,笑呵呵地,就像地主家的傻儿子。
这么可爱的人,能对他心动真是太好了。

张继科当然不知道,马龙所有的坏和浪漫,全都只留给了他一个人。

今天外面的雪很大,风也很大,可是他们两,从没觉得寒冷。顶着风雪走回来的马龙和光脚走在瓷地板上的张继科,如今都牵着幸福。

童言无忌,多少年前的那个下午,马龙跟张继科说。
“继科儿,我一定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老头子!”
“啥老头子,还有那么久!好好练习!”
马龙所有的叛逆都给了张继科,张继科所有的温柔都给了马龙。
约定俗成,今生不悔。

生活就像一杯茶,一次次地续杯,维持了滚烫,但是最初的浓重被一点点的冲淡。
可是他们彼此,都始终站在那里,只要一回头就能看见。
张继科野,所以他风尘仆仆,一路向前,辜负了路边的许多好风景,还好马龙在他身边,以至于所有错过的风景,都显得不重要了。
他知道,那个从小一起到大,被唤作马龙的人,足够给他一辈子的温存。

小剧场
马龙回来了,然后一个人躺在床上烂变成两个人一起烂,间接发生点什么化学反应。
张继科窝在马龙怀里玩着手机,突然想到什么一抬头就碰到了他的下巴。
张继科觉得自己脑子都快震出回声了,不过他更担心马龙,于是他吻上他还留着青茬的下巴,然后轻轻咬了一下。
“看我的魔法,是不是不疼了?”一脸小骄傲,看的原本疼得呲牙咧嘴的马龙开心极了。
“是,继科儿最厉害了。”
“那当然。”自尊心得到满足,“不对,我是问你,你为啥到家门口了不按门铃啊?如果我不去锁门咋办?”
“你不会的。”马龙想了想,“就你这记性,怎么可能会记得锁门呢?”
张继科想多撞他几下。

后记
一直觉得他们的爱普通的像每一个人
柴米油盐,粗茶淡饭,外加个你
日子不就是这么过的?

另,另一篇连载的短篇,我还是打算发小号了,两边都会放文只不过这个号不打tag
另一个号ID:柚-鲸.

评论 ( 23 )
热度 ( 7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