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汁糕-www

这里椰酱!写手名见ID!日圈欧美圈国圈乱混!懒得弄子博所以所有圈的文都乱混!
偶尔写写歌词画个画,词圈画圈名柚鲸!
歪脖请找ID名!
QQ请私敲!
最近龙獒主!

S团死忠粉!
文风清奇的all日厨
快银中心!
骨科病友!!!AS万岁
墙头多的爆炸……
彩墨钢笔进坑,耳机大坑

© 椰汁糕-www | Powered by LOFTER

【黑日】关于日向中心的修罗场如何开启的故事

因为被封号了把文全删了
今天搬回来!!

(上)
“今天也很冷啊。”黑尾出了门,向站在门口的研磨打招呼,“今天居然醒的比我早,你也长大啦研磨。”
“偶尔也会有睡不着的时候,阿黑快点,晨练要迟到了。”被围巾裹着脖子和半张脸的研磨模糊地说着话。黑尾打了个哈欠,看着嘴里喷出的雾气慢慢消散。带着清早半醒未醒的语气跟研磨有一句每一句的搭话。慵懒地走在街上,一边看路一边看研磨打游戏。
“叮咚”
“啊!翔阳的晨间问好。”研磨也只有在看到日向的短信时才会有兴致勃勃的感觉。
“欸,那个小不点吗?研磨好狡猾居然跟他互换了邮箱也不告诉我。”黑尾低头凑过去看。
说起日向翔阳,黑尾的第一感觉是这个孩子居然比夜久还矮。为此那个小不点还炸毛的想要教训他。但是在研磨身边待久了以后就会发现,这个小不点简直就是人间的太阳啊!
很可爱的孩子,直球狂魔,天然但却是肉食系动物。
而且在某些方面也性感的让人把持不住,比同龄人娇小的身材,细瘦而充满力量的臂膀,看起来还挺纤长的腿,幼嫩的皮肤,红艳的唇瓣,明亮的橙瞳,还有时不时外露的小舌。
就这样喜欢上了。
看起来应该是恋爱高手的黑尾很苦恼自己没头没脑,难以回应的单恋。
而且这是个修罗场。先不说研磨,乌野基本上是团宠他,还有青城的及川,白鸟泽的牛岛,不能忘记冷淡的赤苇。想到这些个竞争对手黑尾都一阵头疼,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可是离日向最远的(还是最害怕的人)。
“那么,他写了什么?”
“恩,很普通的日常而已。”研磨把手机举起来给黑尾。
“研磨,早上好,今天也很冷呢!刚刚影山和我的比赛输了哈哈哈果然我很厉害!不过他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短信的内容跟本人一样散发着晨间暖阳的元气,很可爱的语气很像小学生的感觉。
把手机还给研磨,“为什么能和这样的研磨正常来往却不能跟我好好的交流呢?”他不会忘记,每次见到他,小不点就跟兔子一样逃走了。
“恩,因为,翔阳说很怕你,一脸坏人样。”研磨低头一边打字一边吐槽黑尾的外表,“特别是头发,一看就很不良。猛虎说的没错,行走的r18。”
“什……研磨你居然会说荤段子。我也很苦恼好不好!而且那是睡乱的!”黑尾觉得自己真是膝盖中n箭。明明看起来没那么可怕,还有那个花名是怎么回事。
心中默默地计算该让山本加练多少个发球才能让他放弃给别人取花名的心思。
“啊不好,阿黑好像要迟到了。我不想被猫又教练罚发球。麻烦你了!”话虽如此,但是研磨还是一副没有干劲的模样。
“那你倒是走快点啊!”黑尾表示很无语,拉起研磨的手臂加速地往前冲。
等下一定要向研磨问小不点的邮箱!

今天,日向收到了一条他怎么也想不到的信息。
发件人那一头,写着:黑尾铁朗。
“唉。”日向今天第三十二次的叹气,让影山很不爽。
“所以说呆子,你今天怎么了?”影山看着他心不在焉地收拾着东西,忍不住问出口。
话音有些大声,吸引了排球部的其他人。
“什么什么?翔阳居然叹气了!难道是青春期的苦恼?”西谷异常地很兴奋。
“日向,如果是感情上的烦恼,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的。”菅原前辈笑的一脸温柔,但是总觉得身边散发着一股黑气。
我是不会拱手将我们家的小天使让出去的哦,黑气这样说着。
日向及其他人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寒颤。
今天好像有些冷啊?
“没,没什么啦。只是……”日向摸出手机,“那个音驹的主将,给我发了信息。”
菅原接过手机,然后身边的黑气居然更浓烈了。
短信这样写到:
halo,可爱的小不点,我是你的铁朗桑!你跟研磨关系那么好让我稍微有些吃醋,所以,请发一张你小时候的照片来补偿下我吧?ԅ(¯ㅂ¯ԅ)
乌野:这是性骚扰吧!不,菅原要暴走了!
“哼,哼哼,日向小时候的照片我都没有,怎么可能会给你啊,黑尾,铁!朗!”
菅原前辈,重点错了吧……
然后这场以乌野排球部MB日向翔阳为主的叹气事件,在众人拉着准备暴走的日向痴汉菅原氏为尾声落幕了。
所以日向还是没有答应黑尾无理的请求。

“为什么不发给我,却发给研磨,难道我应该拿我的照片来换吗?”黑尾躺在床上看着回信,一本正经的思考如何将照片要过来。“那么,恩……就这张好了!”
“叮咚”短信提示声刚好在日向洗完澡出来的那一刻响起。
来自黑尾的回信:
确实,突然跟你要照片挺失礼的,那么我和你交换吧
“你也知道失礼啊,话说谁想跟你交换啊,不对谁想看你的照片啊!”日向小声地自言自语。
然后,往下拉……
日向差点手抖把手机摔了。
“这照片是怎么一回事啊!女装……吊角眼……鸡冠头……哈哈哈好好笑。”日向看着照片不住的大笑。
“尼酱好吵!”小夏不满地抱怨着。
“不好意思啦,小夏。”日向辛苦的憋着笑,然后回信:
这算哪门子小时候的照片啊,明明黑尾桑还挺帅气的,原来小时候那么,不行,真的好好笑!!但是,照片是不会给的哦(´-ω-`)
“啊,作战失败了。”黑尾看着回信有些沮丧,但是他想着,日向现在正因为他而开心地大笑,嘴角也不自觉的上扬。
算了,偶尔失败也没什么不好的。
日向本着交友就该真诚的原则,和黑尾本来应该不会有什么日常交集的生活,通过简讯,渐渐有了联系。
例行的早安问好,有时好吃的食物,不会的问题 ,搞笑的段子,匪夷所思的珍藏之影山上课睡觉八十一势。日向的生活,从简讯带到黑尾身边。
时不时的性骚扰,天气变化时的温馨提示,研磨的一些小糗事。黑尾以同样的方式,将自己的生活跟日向联系起来。
日向稍微有些害怕他的心情,在一次次的短信来往中,慢慢的消失。
可能下一次见面就能好好的跟他打招呼了吧,其实黑尾桑,是个温柔的人呢?只是,方式不对?
菅原看着每天对着手机表情各异的日向,露出了严肃的表情,影山也亦如此。
研磨听着每天早晨都会不约而同的响起晨间问好简讯,也稍微的对自己的竹马露出警惕之色。

修罗场,准备开启了。

(中)
外面日光正好,冬日暖阳。
“所以说,这是怎么回事。”黑尾拿着行李,站在日向家的玄关前,旁边站着研磨,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啧,翔酱,这两个人是谁?”及川保持着欺身压在日向身上的姿势,然后将头微微偏向门口,语气很不爽的问着。
“及,及川前辈,能不能先从我身上下来呢?”日向被身上大型的犬科动物压的喘不过气,略带喘息的问着。面色如醉酒的酡红,看的及川心神荡漾。
“不要嘛,小不点不告诉我我就不下来!”及川将头埋在日向小巧的颈窝,用稍微有些柔软的乱发撒娇般蹭着他,然后向门口站着的快要石化的两人组示以胜利的微笑。
“欸,小不点,不是应该迎接原道而来的客人吗?我们可是,受、你、之、邀过来赴约的哦?”黑尾挑衅的看着及川,“所以不请自来的人是不是应该要懂得礼让呢?”
不愧是挑衅高手黑尾,及川成功地被挑起来,他起身走向黑尾,“恩?可是先来的人是我哦。”
这个人不好对付!
及川和黑尾在数次眉目交锋中总结出了这个道理。
“小不点!”
“翔酱!”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呼唤着日向,半天没人回应才发现他挽着研磨的手臂聊得正欢,并没有理会他们。
两人表示受到万点伤害。
而研磨听到两人的声音,悄悄背着日向转过来做了个鬼脸。
“总觉得让人很不爽呢?”及川的眉挑起来,嘴角生硬的向上,温存沉稳的面具可能下一秒就会碎掉。
“研磨你这是在挑衅吗?我接受你的挑衅!”阻挡我追小不点的人,就算是青梅竹马也不可以放过!
“那么,翔酱,这是怎么回事呢?”及川看着这两个人根本无法的插入谈话内容十分吃醋,幽幽地问出声。
“欸?及川前辈还在啊!”跟研磨聊天根本顾不上其他的日向,完全忘记了家里还有人,“嘛,及川前辈不要生气啦!其实……”
及川有些生气的炸毛,让日向觉得不好意思,在安抚及川后,将事情解释了一遍。
因为父母和小夏不在家,碰巧黑尾要来宫城县打练习赛,就带着研磨一起(虽然黑尾并不情愿带上研磨)来玩啦。当然也有日向不喜欢一个人呆着的原因啦。
及川:这两个家伙绝逼是情敌。

从洗手间出来的黑尾看着日向和及川、研磨有说有笑的(并没有!),表示十分不开心。然后死盯着他们的后脑勺,碎碎念:明明是我先约好的!明明是我先约好的!明明是……
“今天,是不是特别的冷啊?”日向觉得自己的后背有些发凉,就跟发球打到影山后脑勺的时候一样。
“好像是的……”研磨觉得他可能会被每天加罚发球100个。
“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有点冷啊!”及川觉得现在自己的竹马正准备用排球砸自己的脑袋,还能看清他脸上不屑的表情。
这么想着,及川突然记起今天是逃了中午的训练出来的,如果不及时回去的话……
“ring~ring~”日向的电话铃欢快地响着。
“啊,是岩泉前辈!”日向从口袋掏出手机,看了看来电人显示才接起了电话。
完蛋了完蛋了,再不回去我可能就再也出不来了!及川这么想着,匆匆和日向道别并使了个眼色,让他别告诉岩泉。
“及川前辈,等等!”日向挂了电话,下楼追赶及川。
黑尾和研磨面面相觑,然并卵,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就也跟着日向出去了。
“没事的没事的,我下次再来看你哦,翔酱!”听到日向的“挽留”(并没有),及川感动的喊着,还回头对日向抛了个媚眼。
来到玄关处的及川,开门,然后恶魔降临……
“啊!!!”
凄惨的叫声响彻云霄。
“隔壁家,不要太吵了!”邻居发出骂骂咧咧的声音。
日向放下捂住耳朵的手,“都说等等啦!真是的!岩泉前辈,及川前辈就拜托你了!”
“哦,你好好休息吧,我会帮你教训他的!”岩泉回头向日向道别,拖着已经成为雕像的及川走了。
“岩泉前辈下次来玩哦!”日向笑着大喊,然后转头发现,剩下的两个人已经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
“唉,看来我这边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啊!”日向看着地上的两具“干尸”,不由得叹气,然后也拖着他们上楼了。

“秋刀鱼的味道,好香……”黑尾闻到一股盐烤秋刀鱼的香味,从睡梦中醒来。
“哦,黑尾桑醒来了啊,可以先看电视哦。”日向听到黑尾的声音,抬头给他一个微笑,然后又低头准备食材,“刚刚的事件,你和研磨都睡过去了,中午饭还没吃吧,等研磨醒了我们就吃饭吧!”
“欸?小不点还记得黑尾我喜欢吃秋刀鱼啊!”黑尾从沙发上起来,走进料理室,来到日向身后,仗着身高优势将下巴搁在他头上。
“好重……别这样啊会变矮的!”日向毫无气势的控诉黑尾的行为,“当然记得啊!黑尾桑告诉过我啊,而且……”
“而且?”
“而且黑尾桑是我最重要的朋友(之一)啊!”日向转过头莞尔一笑,在厨房明黄色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安定,也格外温暖。
黑尾本来想开玩笑地带过,却得到了认真的回复。
啊啊,别露出这样的表情啊!太可爱了,我会控制不住的!
“黑尾桑?”日向发现眼前的人并没有理他,便偏过头问他。
但是啊……
已经控制不住了!黑尾这么想着,身体比意识更快一步行动,唇已经紧紧地贴上了日向的,跟想象的一样的让人上瘾,不理会怀里人的挣扎,伸手将他揽过,抱得更紧。在日向挣扎失神的瞬间用舌尖撬开他的牙关,毫无阻碍地攻城掠池。
一个深吻让日向差点找不回自己,红着脸,目光灼灼地看着黑尾近在咫尺的脸,良久才惊叫出声,“黑……黑尾桑,你……我……”
黑尾勾起恶劣的笑,伸出食指轻轻压在日向唇上。
“谢谢小不点把我当做朋友。”黑尾顿了顿,然后凑到日向耳朵前,将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根,“但是,我,不止想让你把我当成朋友。我,黑尾铁朗,喜欢你!”
“黑……黑尾桑!”日向将耳朵捂住,耳根红的不像样。
“刚刚的就算是利息吧!答案,可以不用急,好好考虑要不要选我。”黑尾看着日向有趣的反应,想欺负他的心情更甚,但是兔子不能逼得太急了,不然会被反咬一口。
“那么,小不点不要发呆了,你看,鱼要糊了!”黑尾看着快要爆炸的灶台和欢快地唱着歌的高压锅好心出声提醒日向。
“啊啊啊!不好了,唔啊,鱼!啊!变成炭了!”日向这才想起自己还在煎鱼,惊慌失措地叫着,心里偷偷吐槽黑尾,“你以为这是谁害的啊!”
想起刚刚的吻,日向又开始脸红,像火烧一样蔓延到耳根。
“唔,好吵……”研磨打着哈欠揉着眼睛,一副“我被吵醒了很不开心”的表情,从房间里走出来。
“啊,研磨醒了啊,早上好!”黑尾坐在沙发上,向研磨打招呼,“不对,为什么你睡的是房间,不公平!”
“好歹阿黑,你也是前辈,应该礼让后辈。”研磨没有理会黑尾的抱怨,转身走向料理室。
忙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日向生无可恋地处理煎焦了的鱼,然后又拿出来新的食材。
“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研磨有礼貌的敲了敲料理台问日向。
“哦,……哦,研……研磨你醒了啊!”一边收拾一边神游的日向,听到研磨的声音,有点受惊。
糟糕了,要是刚刚的那件事被研磨看见了,我,我就惨了!
“翔阳脸很红哦,发烧了吗?”研磨看到日向红扑扑的脸,忍不住担心起来,走进去用额头探了探体温。
“啊!研……研磨,靠,靠太近了。”日向的脸变得更红了。
研磨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歉,然后被日向推了出来,“我没有发烧啦,研磨就好好坐着等吃饭吧!”
果然很奇怪!研磨这样想着,难道……
阿黑对翔阳下手了?!
研磨茅塞顿开。
黑尾察觉到来自研磨挑战的目光,啊,游戏开始变得有趣起来了!

评论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