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汁糕-www

这里椰酱!写手名见ID!日圈欧美圈国圈乱混!懒得弄子博所以所有圈的文都乱混!
偶尔写写歌词画个画,词圈画圈名柚鲸!
歪脖请找ID名!
QQ请私敲!
最近龙獒主!

S团死忠粉!
文风清奇的all日厨
快银中心!
骨科病友!!!AS万岁
墙头多的爆炸……
彩墨钢笔进坑,耳机大坑

© 椰汁糕-www | Powered by LOFTER

【及日】双向拯救1-4合集

因为昨儿封号只能删文过申诉

今天把文搬回来辣






双向拯救
1.
“欸,这个不是及川前辈吗?”日向翔阳和及川徹在打扫一年没有仔细收拾的屋子时,无意间翻出了两年前及川的剧照。
“啊,是呢!真怀念啊!这个,是让翔酱迷上我的那张剧照!”及川依旧是很恶劣的笑着,然后不假思索的调戏日向。
“什么啊!我才没有好不好!是及川前辈自己这么认为的!”日向翔阳难得变扭的说,唯独这个他不想承认。
总觉得和及川前辈呆在一起太久属性都改变了,貌似上次影山就吐槽为什么变得比他还不坦率。
想起影山那奇怪的表情,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日向大写的无语,在心里默默的埋怨及川。但是,怎么说呢?
先喜欢上的人就是输了。
那张剧照上,逆着光站着的人,眼里溢满的笑意和柔情都让人为之一颤。卡其色的头发在普照的阳光下镀上一层光圈,嘴边挂着淡淡的微笑,特别好看而且很有魅力。
这个男人启唇说的那句彻底拯救了他的话,这个人当时的一颦一笑,这个人当时的动作,日向至今都记得。
“小不点,总是像太阳一样呢,果然还是笑容更适合你啊!”温存沉稳的声音仿佛在耳边回响,直击心脏。尽管不想承认……
但,败在这个人的手上也不是很糟糕呢?
看着耳廓慢慢变红的日向翔阳,及川徹玩味的笑了。
走过去,顺势地从背后将瘦小的恋人环抱起来,把下巴搁放在日向翔阳纤细而好看的颈窝上,“我可是很直率,我早就承认败在你手里了。翔酱。”一如既往的厚脸皮,一点都不害羞的说出让人毫无防备就会心动的情话。
因为你,拯救了我啊,翔阳,像太阳一样。
所以我甘愿一辈子都输给你。
自家恋人像纯情的小女生一样,几句情话就把他撩得脸红的不像样,明明那样的事都做过了还是害羞,翔酱,真的——不要太可爱!
所以才更想欺负他,让他毫不掩饰的哭闹害羞。
及川徹非常明白,这个现在被他搂在怀里的人,在床上有多么的诱惑,多么的让人难以自持。
“啊啊!忍不了了!”及川徹怪叫着将日向翔阳打横抱起来,长腿一跨,走进房间。
“喂喂,你要干嘛……”日向有预感,接下来的事情绝不是什么好事。
“没办法啊,都怪你太可爱了!”及川假装无辜的抱怨着,却将日向压在床上。细密的吻随着话音而落下,对待珍宝一样,温柔又霸道的烙上自己的印记,显眼的不显眼的地方……
不论日向怎么挣扎都改变不了,及川徹,这个外表看起来暖男实际上是变态的行为——饱暖思淫欲嘛,所以白日宣淫就回避一下咯?

日向翔阳和及川徹的初遇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罗曼蒂克。
两年前的一场事故,使日向失去了以职业排球选手的身份站在体育馆中央的权利。对一个视排球为生命的单细胞来讲,这莫过于抽血剥肢。
救护车的鸣笛声响彻东京,像诅咒一般,以至于日向即使已经恢复正常了,听到了还是会头痛不已。
对于整整一个月呆在病床上不能动不能打排球的日向来说,无疑是痛苦的,难熬的,一死了之的念头也不知动过几次。
那时的他,身体的力量不会枯竭,对排球和比赛的渴求更如饕餮的野兽一般。
可是现在,小怪物的獠牙被拔走了,他飞不起来了。失去了战场上的武器,还有什么资格参加比赛?那样,跟拖后腿有什么区别?
乌野的大家却理所当然的给他留了首发的位置,日向既愧疚又感动。

渐渐恢复信心的日向,转而培养起自己对排球的指导能力。
说起来这还是妹妹小夏的建议。
“虽然哥哥无法上场,但是你的学生却有更多的时间站在赛场上,是吧?日向老师。”
听到“日向老师”这个称呼时,一瞬间心不受控制的激动起来。妹妹和父母的心思,让日向觉得不好意思,都不再是小孩子了怎么还能任性呢?那么就半推半就的接受了当教练的提议。

对于从来只凭直觉和热情,没用过脑子的日向来说,指导选手赢得比赛,不比自己当初突破最高的铁壁容易。
第一天就累的趴在床上起不来,甚至开始怀疑自己能考上大学是不是写错名字才进来的。
日子过的如此百无聊赖。想起打比赛的时候,临场的随机应变,比拦网更快一步的动作,一个以假乱真的假动作骗过对手的时候,无论是这样还是那样都比现在有趣多了!
但是最主要的,还是突破拦网时,眼睛看到的,网另一边的景色——顶端的景色!看到补救人员懊悔的去救球,玻璃窗外的阳光将将好打在脸上,仿佛看见整片天空。
正因为有过美好,所以才会去追逐美好。
“啊啊!我好想打排球!打排球!打排球啊!”
但是这句话也只能说说而已,毕竟……
那不会成为真的了吧。
日向的脸上还是坦率的写满了失落。
“尼桑……”日向夏最近十分苦恼,虽然已经恢复往常的开朗阳光,可是哥哥依旧是期待着能上场比赛。
要不是因为家里经济一时负担不起高昂的复健费,但即使负担得起,哥哥也会因为自己还在上学而不接受。
“怎么办才好啊,好苦恼啊。”可爱的脸皱成一团,和日向翔阳有几分相似的面容写满了焦虑。
日向夏漫无目的的转台,新闻,动漫,体育,然后停在了跳跃而起的画面,特写给到的地方,是一个帅气的人,用力扣下去的,是日向翔阳最喜欢的排球。
就像她的哥哥一样高高跳起的那个人,叫及川徹。
这部现在热播的以排球为主题的电视剧《起飞!》就是他主演的关于一个征战全国的少年的故事。
日向夏终于露出了释然的微笑。
“对啊,我怎么忘记了及川前辈呢?”
及川徹,日本平成年间最受欢迎的男演员,歌手,以及前日本队的,国家一级的排球运动员,职位——二传手。
很幸运的是,日向夏就读的高中——青叶城西,是及川徹的母校。基本上是青城常客的及川徹,每个月都会在校园里晃几圈,而且平易近人的不像一个偶像,不像一个活在镁光灯下的演员。
日向夏作为现任排球部的经理,怎么说还是跟及川徹这个名义上的排球部的前辈有过来往的。
“这样的话,拜托及川前辈来帮帮哥哥也可以呢!哟西,我要加油啊!”
一旦乐观起来就像太阳一样灿烂,可能是日向家的特别之处吧!

2.
及川徹一如往常的在没有排档期的日子回到青城。曾经在这里奋斗过的那种热血,像是回到那个年代一样,身心都染上了青春的味道。
现在还是早春的季节,校园里的樱花开的星星点点,虽然现在还不能引人注目,但是及川徹知道,等到樱花全部都挂满枝头的时候,校园里是怎样一副美丽的光景。
走在校道上会听见晚辈们的问好和女孩子们羞涩的搭话声,及川徹也不是吝啬笑容的人,嘴角上扬到刚刚好的程度,跟邻家的哥哥一样散发着友善的气息,让人不住的想要亲近。
又在校园里闲逛了几圈,还是踏着熟悉到可以闭着眼走的小道往体育馆走去。
“及川前辈!等等!”背后清凉舒爽的声音传来,及川有些惊诧的回头,因为平日里女生多因为害羞而不敢上前搭话。
橘色的自然卷长发,橘色的瞳孔,就连笑容都散发着有如阳光一样的橘色。
是个可爱又好看的女孩子嘛……才怪啊!!
及川深深地知道,眼前这个长的可人的小姑娘是多么可怕的存在。
“原来是……小夏啊,好久不见了。”及川虽然在心里吐槽了千百遍,但是表面依旧是风雨不改的恰到好处的微笑。
搞什么嘛,还想着总算有女孩子来跟我搭话了,居然是这孩子。
“及川前辈的微笑还是一如既往的很恶心呢?而且你的吐槽都写在脸上了哦,及川前辈?”
日向夏毒舌可是一把好手,而且她最近也才明白为什么岩泉前辈会喜欢黑及川前辈了。(顺便一提,岩泉是及川的经纪人)
因为很有趣啊!
“嘛,及川前辈不要这么紧张,其实我有事要拜托你啦。”日向夏带有歉意的笑笑,然后双手合十,就差没有做出叩拜的姿势。
“欸!”原来你也是会求人的吗?!
“不可以么?”日向夏一副很苦恼的样子。
“也不是不可以啦,那,是什么事呢?”及川对女孩子一向没辙,即使看上去是少女杀手。
“真的吗!及川前辈愿意帮我!那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吐槽前辈了!”日向夏拍拍胸脯保证。
喂喂,我才不想要这样的保证好不好!不对,这不是本来就不应该的吗!

日向翔阳结束了一天的脑力练习,一回家也和往常一样倒头就栽在柔软的床垫上。
“真是的,排兵布阵还要考虑这么多,啊啊啊!好烦啊!真想睡觉……呢”
自说自话的日向渐渐的合上眼睑,可是这时电话响了。
准备入睡的日向像弹簧一样弹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着火了吗!不会吧!救命啊快来救火啊!”一如既往的遇到事情就慌慌张张的,但是也意外的可爱。
不过也不是人人都这么想的呢?
“翔阳,你好吵啊!只是电话响了啦!快点下来,小夏叫你。”日向妈妈有种想拍他的冲动。
真是的,和小夏到底哪个才比较年长啊!咋咋呼呼的跟小孩子一样!
“喂,这里是日向翔阳……欸?好……好的,我马上过去。”
日向自从接到电话以后一直到到达小夏告诉他的地方为止都是一头雾水不明所以的。不过也不是因为他笨啦,任谁接到那种电话都会好奇半天吧!
为什么小夏会让我来这种平民勿近的地方啊!周围都是高层建筑。这简直就是……巨人的密林啊!
费劲力气找到小夏所说的高级体育会所,作为路痴的日向没有时间去夸赞自己。比起这个他更迫不及待的想要了解这一切,快步往体育馆里走去。

及川徹将排球高高的抛起,然后助跑。身体舒展开来,小腿肌紧绷出好看的线条。在一个巧妙的位置急停,屈膝,然后起跳,手臂像鞭子一样将球抽出去。整个动作流畅的不可置信。
直到球重重地砸在地板上发出了巨响,日向才回过神来。
不仅是熟练度,那发球的力量之大,日向保证,就算是西谷前辈也不可能一次就接起来。
“呜哇!好厉害,好厉害啊!这个比影山的杀人发球还要厉害耶!”刚一进门就目睹了这一个画面,日向翔阳毫不掩饰自己的惊叹和崇拜之情。
不管怎么说,能让日向翔阳最来精神的,果然还是强的离谱的排球吧!
“小不点,你是不是从以前就很喜欢打直球啊……”及川徹看着站在门口的橘发男孩,不,虽然看起来很矮,但从外表上看,应该就是小夏的哥哥吧!
“高中生?”
“什……我才不是小不点啦,我可是大学生啊!真是的!”日向翔阳不满的嘟起嘴,那吹弹可破的嘴唇弯起一个弧度,以表示主人的情绪,脸因为刚刚的小跑而微微红润,而且一张嫩的跟国中生的脸。
真是可爱的很有趣啊!
及川这么想着不由得笑出声。
“喂,别,别笑了啦!”日向脸红红的说,“真是有什么好笑的。”
不过这个人真的好帅啊,而且声音也很好听,总觉得很暖和。和影山那个冷面男是不一样的类型啊!
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人红扑扑的脸,“小不点,你很可爱呢!”
“可爱……我才没有!而且我有名字啦,我叫日向翔阳!别老叫我小不点!”日向翔阳抓狂道。
“日向……翔阳吗?真的,跟太阳一样,让人移不开眼呢。”
“那,你的名字呢?”日向翔阳反问道。
眼前这个长的十分帅气,温润儒雅的男人总觉得是个很可靠的人,忍不住想靠近他,想依赖他。
这回轮到及川徹吃惊了。
喂喂,怎么说我也是前国家队员啊,即使对影视什么的不了解,排球比赛你真的只是在看球吧!
“及川徹哦!翔酱~”及川都没意识到自己现在笑的有多么宠溺。
不过看在你还挺可爱的份上,就原谅你好了。
然后及川就目睹了日向翔阳的变脸戏法。
先从一脸懵逼再到吃惊的大叫,仅仅过了不足五秒。
“大!大王者!你是影山那家伙的前……前辈!”日向翔阳现在基本是激动的找不到舌头。
他面前站的可是影山的前辈,最主要的是,他曾经代表过日本,站在世界的舞台上!
“好厉害!好厉害啊!”只能单调的重复这几个字,但是每说一次,及川都能从里面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打从心底的崇拜,发自内心的赞扬。
其实他也有从交情还算不错的天才后辈那里听到过这个名字(虽然刚刚才想起来),但是接触了本人以后,总觉得更加不一样,让人觉得就是沐浴在阳光下,由身及心都暖和起来。
“大王……及川前辈是二传手吗?”日向翔阳的眼睛里都快要飞出星星了。
被那双像是映满星辰的眸子紧盯着,及川改变之前答应小夏时随便敷衍的态度。因为眼前的这个人,虽然说法很暧昧,但确实是及川最喜欢相处的类型。
“是哦!我可比飞雄那小子厉害多了!”望进笑意盈盈的眼,及川徹觉得自己可能中招了。
怎么看这家伙都很犯规啊!可爱的犯规!
愿意坚持的为自己所爱的付出一切,哪怕是不适合自己的职位,也尽力咬牙坚持。即使回报很少就是比别人更多的扣球,甚至是没有回报,将他从场上带离,也不带一点踌躇,依旧选择了喜欢的。
我有什么理由不帮他呢?
及川这样想着,看着眼前的人虽是大学生却稚气未脱,但即便如此,下一秒他就会猛地成长起来,亮出尖利的獠牙,展示他无穷尽的求胜欲,由内里散发出让人敬畏的气息。
“恩,我也这么觉得!从及川前辈的身上感觉出和影山不同的气息!”日向用手摸摸脸颊,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不过,我更喜欢及川前辈身上的那种气息哦!”
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为什么你能毫无保留的相信我而不是你的同伴呢?及川想不明白,但是他知道,就是这种毫无保留的信任,对任何人来说,都是致命的诱惑。
怪不得小飞雄这么护着他呢!
“啊,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是来找我妹妹的。那么我们下次再见吧,及川前辈!”还没想起还有什么事没干的日向翔阳总算记起被遗忘在角落的日向夏,匆匆的跟及川告别以后,一溜烟就不见了。
及川表情僵硬,做着尔康手,但还没出声,那家伙就消失的看不见了。
“真的是像流星一样,要是不好好盯着他,就会不见呢?”及川无言的笑了,“小夏,我答应你了!这么有趣的事情当然是交给我啦!”
从柱子后面绕出来的正是日向翔阳要找的妹妹,“倒不如说,正合我意呢!及川前辈。”
日向夏毫不在意的说,毕竟自家的哥哥永远都是最重要的,为了哥哥,做什么都可以。
日向翔阳对自己已经被妹妹“捆绑销售”一事完全不知情,哼着略走音的小调,心情很好,就连之前因为不能站在球场上打球的郁闷,不知道为什么也像遇见阳光的雾一样慢慢淡去。
命运,就在这一瞬间,改变了道路。

3.
日向扳着手指数着。
1天,2天……
从那次在体育馆遇见及川之后,已经是过去了10天了。虽然说下次见,但是及川是个大忙人,这个日向还是知道的。
前几天小夏推荐了一部日剧《起飞!》,在里面看到了及川的日向惊讶了很久,然后有些不甘心的碎碎念。
“高富帅真的很好啊,排球什么的就已经厉害的不得了了,还长着一张男女老少通杀的脸,好羡慕!”为此日向还被妹妹笑话主要是羡慕身高什么的。
不过见不到面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们俩之间的羁绊,太少了。
而且对于及川来讲,可能日向只是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最多是后辈的搭档这样一个关系。
尽管如此,日向还是期待着能和这样耀眼的人见面。及川前辈真的跟漫画里的王子一样呢?
这样想着的日向,貌似根本就没有意识到,问题的关键不应该是,为什么会想和及川见面么?
早春的夜晚沁着丝丝凉风,月光柔和,浸润着庭院竟也携了几分冷意。
日向抬起头静静仰望着天空,月色正好映在瞳孔里,将橘色的眸子染上几分温润。
微微被撩拨的橘发散发着淡淡的橘子味,就跟日向心思一样酸甜的难以捉摸,心里痒痒的,感觉有什么将会破壳而出。
啊啊,这难道是恋爱的酸臭味吗?小夏看着自家哥哥居然在对月思人(?),不禁发出了感慨。
“总觉得从某种意义来说,我是输给及川前辈了吗?真是有些不甘心呢,明明哥哥是我的。”小夏嘟起嘴不满的抱怨着。
不过最近这几天,哥哥的心情确实好了很多,只是见到及川前辈的一个发球而已,原来会这么开心吗。
嘛,反正效果是好的,那么可以进行下一步了么?

及川十分的焦躁。
岩泉看着已经连续快一个星期间歇性抽风的及川,实在忍不住,抬手给了他一个爆栗。
“岩酱下手好重!好疼啊!”
“喂,你给我适可而止啊!到底发生了什么是我不能知道的?”岩泉一脸“你不说今晚就没得休息”的表情,吓得及川鸡皮疙瘩暴起。
“好,好啦!我告诉你,其实我啊,在小夏那里认识了一个很有趣的孩子哦,顺便一提,那是她的哥哥。”及川带着一分自豪的口气说。
“就这样吗?”岩泉从手提包里拿出记事本,确认今晚节目的开播时间,一边听着及川说。
“如果只是这样,你还是赶紧给我认真工作好了!今天的那条戏居然NG那么多次!”
“岩酱抱歉啦!但是实际上,小夏拜托了我一件事。”及川看着竹马不太好的脸色,有些愧疚的道歉。
“恩,让我猜猜,肯定是小夏说,‘只有及川前辈才能完成’这样的话,你才答应的吧!”岩泉的视线从记事本上移开,带有侵略性的上下扫视了及川。
“啊啊!又被你猜中了,确实是这样的没错。”及川实在是敌不过自己的竹马,从小到大都十分了解自己的弱点。
“那么,是什么事让你如此费心呢,衣架徹。”岩泉的目光又投射回记事本,提笔写下明天的档期计划。
“衣,衣架徹……”及川从岩泉口中听到了很久不见的花名,强行忍下了想吐槽的冲动。
“唔,翔酱因为受伤而不能打排球比赛了,现在在学习当教练。”及川回想小夏的话,然后转述给岩泉,“但是心情好像不是很好。所以小夏说觉得我会有办法让他恢复心情什么的。”
“实际上呢?”岩泉停下笔,抬头望着坐在对面的及川,“应该是毫无办法吧!”
“真,真是的岩酱,一点都不留面子。”被岩泉轻描淡写的戳穿,及川无力的低下头,“但是我也有做些什么了啦!”
及川默默地在脑内举行吐槽大会,“我不开心”这四个字毫不遮掩的写在脸上。
岩泉看着及川,不由得叹口气,“你的事情怎么样都好,不过,既然答应了,也请你用心去完成。”
“欸,岩酱那是鼓励吗?不是错觉吗?”
“不,并没有。”岩泉很后悔说了那种话,再一次感叹起及川神奇的脑回路。这样轻浮真的能完成吗?
不过岩泉完全没有想到,这件事,及川真的用心做好,而且把心也赔进去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及川有一搭没一搭的摆弄着手机,猝不及防的在他快要累趴的时候,响了。
前一秒还因为被吵醒闷闷不乐的,现在已经换上如沐春风般的笑容。
发信人的那端写着,日向翔阳。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小夏会有及川的号码,但是犹豫不决一直都不是日向的风格,在拿到号码之后,几乎不经思考的就发了信息。
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导致现在他看着自己发出去的信息,突然很不好意思。
“居然写‘及川前辈还记得我吧’这种蠢话,怎么可能会记得啊。而且还那么不害臊的约他见面,我真的是傻瓜!”
日向烦躁的将自己的头发揉乱,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从庭院里走回客厅,软趴趴的窝在绵软的沙发里,随意的乱换着电视的频道。
“叮咚”
信息的提示音打断了日向对遥控器的施虐行为。
看到送信人后面的名字写着及川徹,日向有点小激动却也有些害怕的点开。
“好啊!”
就只是简单的两个字(虽然后面的颜文字十分的累赘)却有如魔法一般,日向能感觉到自己的嘴角无法抑制的上扬。
及川也亦如此。
他第一次觉得等待回信是一件磨人的事,度秒如年。他可以想象现在的日向会露出怎样可爱漂亮的笑容,也可能会因为这个在房间里尖叫出声,因此而被小夏不满地抱怨。精致的脸上除了喜悦,什么都荡然无存。
果不其然,从那孩子那里收到的回信元气满满。
“及川前辈万岁!及川前辈还记得我好开心啊!我在看及川前辈的戏哦!工作请加油,不要太劳累。今天是星期三欸,那我们星期天见吧!”
及川收起手机,用力的拍了拍自己因疲惫而松弛的脸,“好的,我也要好好工作了!”脸上的红印激励着他,就好像日向在现场看着他一样。
岩泉被及川种种奇怪举动惊吓到了。
叹了口气,抬起左手看了看手表,时间接近直播节目的演出时间了。
“走了,及川。”
“知道了。”
总觉得今天的及川,状态非常好啊。
“是叫,日向……翔阳吗?那孩子魅力有这么大吗?”岩泉上下打量着及川,自言自语道。带着奇怪意味的目光自然招致及川一脸迷茫地对他发问。
当然岩泉没有理他,把他推进演播厅。
看着台上本来有些抗拒综艺节目的及川,现在却能非常流畅的回答主持人的问题。
“算了,只要最后结果是好的,他想怎样就随他吧。”

为了能争取在星期日那天能空出时间去赴约,及川这3天开启拼命三郎模式,将星期日的档期计划压缩在3天之内完成。
岩泉也表示这是他自打成为及川的经纪人之后,第一次看他那么拼命。不过作为经纪人,也无权干涉艺人的想法,将档期计划落实,就是完成工作了,而且及川确实做的无可挑剔。无论是节目,访谈还是拍戏都是一次过。
但作为朋友,岩泉还是对及川的健康情况而担忧。
不过,他这么努力,应该很重视那个孩子吧。这样他也算是用心去完成了吧。岩泉这么想着,也就不再担心,因为及川,是不会让自己出问题的。
终于,在高强度高效率地拼命赶进度之后,就是完美无缺的星期日了。
及川从影山那里知道今天是乌野的出线赛。打赢这场,就可以以宫城县代表的身份参加全国大赛。当然今天日向约及川出来也是来看球赛的。
只可惜是以观众的身份,观众的角度。
及川早早地出门赶在上班高峰期之前驱车前往仙台市体育馆。他一边听着自己的歌,哼着小曲,然后想象日向今天朝气的打扮。
同样的,日向也早早地坐上去往仙台体育馆的早班车。没有像平时一样昏昏沉沉地在座位上睡得七仰八歪,心情像之前的每一次比赛那样紧张又兴奋。不知道是因为排球,还是因为能见到及川。
“好想快点到啊!”
这是两个人共同的心声。

4.

当及川走进仙台体育馆时,已经只剩下靠近门口那些离比赛场地很远的位置了。
他拿出手机,在准备打电话给日向的时候,看见一头橘发的日向站在前排的好位置旁,一边挥手一边喊着。
“及川前辈,这边这边!”
及川愣了一下,心情颇好的扬起嘴角,带着墨镜看不出情绪的眼睛里,是难以言喻的舒爽。长腿一迈,优雅而缓慢地走下楼梯,向日向所在的地方靠近。
上边是白衬衫外配小马甲,微微显出完美的肌肉线条,衬衫最上面的两个扣子没有扣上,露出好看的锁骨。下边九分牛仔裤,搭配一双素色的板鞋,勾勒出出色的腿部线条。天生自带的王者气息,让周围的女性动物无一不脸红心跳。
日向小跑到及川面前,短袖白t,然后外面橘色的运动外套,下面同样是橘色七分裤,露出线条好看的小腿。脚上一双朝气的橘白相见的排球鞋,俨然一副要上场比赛的扮相。
“翔酱今天很可爱哦,倒不如说一直都很可爱吧!”及川看着眼前一头乱翘的卷毛,忍不住伸手轻轻的揉弄,面带笑意的跟日向说话。
“不要摸头啦及川前辈!会长不高的!”日向有些恼羞成怒,耳根红红地笑骂及川,“及川前辈也很帅哦,不过,只限今天?”
“那个疑问的语气太多余了!翔酱!”及川没有放手反而更加用力的将日向本来就不怎么整齐的头发弄得乱七八糟。
“才没有啊!只有及川前辈才会像傻子一样把自己吃剩的鸡腿拍照发给别人好不好!”日向看及川没有放手的打算也就顺着他的意了。
“没有啊!那个不是我发的!”及川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拉着及川的胳膊,强行(?)把在欺负他的及川拉到观众席上,“欸?那昨天不知道是谁给我发了他化成女妆的照片,还问我漂不漂亮呐?及川前辈,我要不发个line问问?”
“!!别啊,好啦好啦你爱怎么说都好啦!谁叫是翔酱呢?”及川和日向坐下来,在比赛还没有开始前,唠嗑一些毫无营养的话题。
“说起来,翔酱还真是自来熟呢?完全不怕生啊!”及川盯着日向的侧脸,慢悠悠的说着。
“唔,怎么说我人缘也很好的啊!这方面我还是非常有自信的哦!”日向看着场上的伙伴,笑着回答及川,“虽然比不上及川前辈啦,但是影山的话绝对没问题的哦!”
“那么……”
及川发现日向的目光没有在他身上,有些不满地强硬地将日向的脸扳向自己,然后靠近,看着眼前面红耳赤的害羞模样,动起了小心思。
“翔酱面对这样的我是什么样的心情呢?难道完全不紧张吗?”
看着及川坏坏的笑,日向害羞地用手挡住脸。呜哇,近距离看及川前辈果然帅过头了!
“那,那当然会紧张啊!”,日向因为害羞而有些慌张。
“而且……”日向小声地嘟囔着“及川前辈不要突然靠那么近了啦!心脏,会受不了的。”
及川被迎面打来的直球直击心脏,把日向按进怀里,肆意蹂躏他的脑袋,“啊啊!翔酱的直球真的是太可爱了!”可以从声音里听出及川现在有些雀跃的心情。
“及川前辈不要弄啦!好疼,会秃的!”日向在及川的怀里差点被闷得喘不过气来,软糯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辛苦。
“啊,翔酱,振作一点啊!”及川这才意识到自己貌似大力过头了,连忙松开,然后轻轻抓着日向的肩膀,脸色有些紧张。
“及川前辈,我没事啦!”日向看着有些愧疚的及川,安抚地说着,然后举起没有什么斤两的手臂“怎么说我也是有肌肉的哦!”
“噗哈哈,翔酱!”及川被日向的举动逗的笑出声,“果然很可爱啊!”
可爱到让人不自觉的就会去关心他,疼他。
看到及川恢复了原样,便将刚才的话题继续下去了。
“本来啊,还以为明星就是仿佛在仙境中的人呢!”日向顿了顿,然后好心情的大笑着,“结果及川前辈意外的很接地气啊!”
“翔酱,我不觉得这是个好的形容词啊!”及川无力扶额,叹气无奈的笑着。
“欸,我可是在夸奖你欸!”日向目不转睛的盯着排球场,心情愉悅,慢悠悠地吐出一句话。
“啊!他们上场了。”日向咧開嘴,向場上注意到他的西谷前輩招手,然後將食指竖在微微嘟起的嘴唇前面,示意他不要告诉别人。
“哦,是呢!那么就专心看比赛吧!”及川看着小不点在向以前的队友打招呼,心里有点不平衡,将日向的脸扭过来看向赛场的正中央。
随着哨声的响起,比赛开始了。
乌野从来就不是慢热型,开场第一分就由旭前辈这个当之无愧(?)的王牌拿下。场内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激动人心的叫好声。
乌野作为这几年突飞猛进的黑马,以速攻和能算得上全国前几的超级攻击力而闻名,磕磕碰碰的几年间也积累了不少粉丝。虽然每次都以微弱的比分与参加全国大赛的机会失之交臂,但是却一直相信并为之努力。
“田中前辈,好球!”
日向的喜悦全部写在脸上,如此让人精神一震的声援,应该能传递到场上吧!及川这样想着,在这样的声援声中比赛,是件幸福的事吧?起码,比那时候要……
“啊!西谷前辈nice救球!好帅!”日向眼睛里闪烁的激动,宛若天上流动的星辰,神采奕奕的小脸,一时间让及川有点看呆了。
嘛!现在这样为别人声援,也不错啊!
当乌野换上关键分发球员的时候,比分已经来到2-2。虽然开局的时候一举拿下了两城,但是老牌队伍的比赛就是沉稳,抓住破绽然后打了乌野个措手不及,连下两城。
赛点。
山口深呼吸,发球哨声响起时,安静的将球抛起,然后跳起,轻飘飘的,球就这样落在了对方的场地。
“哟西!”最后一分,发球得分!
全场轰动!
“我们赢了……我们赢了!”日向听着耳边回响的终场哨声,嘴里呢喃着,看着场上往昔的队友正在欢呼雀跃,感叹幸福来的太突然,心里却闷闷的。
是啊!我们赢了,我们终于赢了,可是为什么,我的心里却高兴不起来呢?原来是这样啊,是他们赢了,不是我们,对啊,我居然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我,已经不属于那里了!
及川随着其他的观众一起站起来,为胜利的乌野鼓掌,“翔酱,今天影山的表现还不错啊!对吧?……翔酱?”
没有听到回答的及川偏过头看,发现身边那个有着耀眼橘发的孩子不见了,心猛地一颤,毫不犹豫地从拥挤的过道跑出会场。
“翔酱,到底在哪呢?”及川的不安蔓延在心头,他快要把整个仙台体育馆翻过来都没有找到。拿出手机拨通号码。
「嘟……嘟……喂……及,及川前辈吗?」
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让及川放下心里的一块大石,但随即他注意到了日向的声音透着一股闷闷不乐的感觉,和平时不一样。
「翔酱你在哪?小树林?好!乖乖的呆在那别动,我去找你!」
当及川找到日向的时候,他孤单地倚着树蜷膝坐着。被日向哭的有些红肿的眼角吓到,有些心疼的弯下腰摸摸他的头,“怎么了?”
“我,不当球场上的选手,应该是对的吧!”日向仰起头看着及川,苦笑着说,“我不在,然后他们赢了,我其实一直在拖后腿吧!”
及川听明白了日向的话,连他的情绪也听得一清二楚,不想再看这个人哭泣的脸,所以想帮他。突然想起一直都过不了的那条戏,及川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然后低头问还沉浸在怀疑自己的心境中的日向。
“呐,翔酱,要不要来我工作的地方看看呢?”

评论 ( 2 )
热度 ( 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