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汁糕-www

这里椰酱!写手名见ID!日圈欧美圈国圈乱混!懒得弄子博所以所有圈的文都乱混!
偶尔写写歌词画个画,词圈画圈名柚鲸!
歪脖请找ID名!
QQ请私敲!
最近龙獒主!

S团死忠粉!
文风清奇的all日厨
快银中心!
骨科病友!!!AS万岁
墙头多的爆炸……
彩墨钢笔进坑,耳机大坑

© 椰汁糕-www | Powered by LOFTER

【查银】从冬日暖阳到夏色渐迟

昨天被封号了。。。
lof抽风可能
昨天把文全删了所以今天搬回来!
井云的七夕甜饼w

Charles拖着下巴沉思,海蓝色的眼瞳倒映出来发着光的电脑屏幕。
那是一张照片,并不清楚,却足够好看。
银白色的头发在凝白雪色中格外的显眼,从发顶冒出来的尖尖耳朵,绽放在雪地里的银袍,乖巧的伏在地上的尾巴。
最精彩的还是那张点亮白茫茫一片的笑颜。
浅棕色的眼睛如同琥珀一般嵌在漂亮的脸上,挺翘的鼻尖上停留着一点雪花,勾起的嘴角露出可爱的虎牙。
冬日暖阳。
照片上这个狐少年,有个可爱的名字。
Charles腿上的脑袋不安分的动了动,正准备用手安抚地揉一下,被猝不及防窜上来的头狠狠地暴击了下巴。
“ummmm……好疼!”Peter揉了揉自己差点被撞傻的小脑袋,刚醒来本来就睡眼惺忪,现在这么一撞,瞬间升级到泪眼婆娑。
“Peter,跟你说了,起来之前要告诉我,不然下次还是会撞到的,OK?”Charles忍着下巴的疼痛,手轻柔的揉着Peter被撞到的那个地方,“My boy,are you ok?”
“ummmm,no!I need your kiss!”Peter转身,两条修长的腿悬在Charles腰身的两侧,笑的没心没肺,“OK?”
再怎么也拗不过眼前的人,Charles露出一个微笑,海蓝色的眼睛快要溢出来的柔情,“Where?”
“Here!”Peter将剩下的话全部放进口腔融化。
Charles任由着少年不讲道理的进攻,只要他想,主导权随时会回到他这里。
狐少年的名字,叫Peter。
这个白天有点长,所以自然光免费的做了一次打光师,这个拥吻的长镜头,足够到天荒地老。
今天是夏至,育空笼罩在阳光之下,塔卢斯湖波光粼粼,湖周围,各种黄色和红色的冰原苔藓生机勃勃,绚烂的烟花。远处高大起伏的墓碑山云雾缭绕,从天空看会更加美不胜收。
Charles想起这是他遇见Peter的日子。
不知不觉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两年,将英格兰的公司交给Alex,只身一人跑来育空,没想到掉进一个不设防的陷阱,再也出不去。
umm,现在想起三个月前带着Peter回英格兰时,Alex的表情真是异彩纷呈,相反Erik和Scott倒是十分喜欢这个孩子。
假公济私地将公司的管理权交给了summers两兄弟(要不是Raven说她懒得管,肯定也要把锅分给她)然后将公司股份买入成为大股东。
Alex温润的笑容出现破裂的时候,Charles为自己的计划在心里默默鼓掌。
Alex的原话是说一定要把公司掏空,OK,guys,现在公司的业绩照样好的无人能敌。
不然他就不可能在塔卢斯湖旁边建这个童话一样的小木屋,umm,也不算小。喜欢野外的Charles和怕热的Peter,在一起之后就决定在育空这里定居,做一个长期的家里蹲(虽然经常会有棕熊朋友跑到仓库偷吃),不然Peter只能飞越地球,去南极圈玩了。这个计划太过漫长,所以暂时不考虑。
“Charles!Let's go!”Peter琥珀色的眼睛里写满了出游的兴奋,尾巴欢乐的摆动着Charles答应这个雪地里的小精灵去深山里放飞自我,umm不对,去深山里玩。
将装备带好,Charles去启动直升机,一刻都闲不下来的Peter溜进仓库里把他喜欢的twinkies带上,还顺便和又跑来偷吃的棕熊朋友打了个招呼,然后他跑回房子里,将他爱不释手的相机带上,跑到Charles的电脑旁边看了看自己的照片,然后嘀咕着:“怎么拍的那么丑,oh,还不如我!”
听到Charles在喊他,Peter赶紧跑到停机场,握着他的手扑进怀里。
直升机起飞,上升到连墓碑山也无法企及的高度,Peter尖叫着墓碑山的好景色,锯齿状的山峰直刺苍穹,山峦被灰熊溪割裂,又在独石山急速隆起。
Charles宠溺地笑着,透过护目镜看着Peter漂亮的脸上浮现出各种高兴的表情。
墓碑山北部山脉的神秘湖泊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Charles经过多次的穿越,和友人的指导,总算到达了湖泊上空,他们叫它博格湖。
不规则的边缘被山峰密不透风地包裹着,仿佛一个襁褓中的婴儿,Peter被那沁人心魄的蓝穿透心脏,他觉得这个比贝加尔湖更适合形容Charles的眼睛,看着它仿佛自己的眼睛也被染成蓝色。
阳光倾泻而下,湖泊被金光照射得闪闪发亮,Charles运用高超的技巧从水面划过,留下两条细细的水纹。
Peter急不可待地在Charles停好直升机之后跳下来,苔原植物很好的保护了他,Charles打开驾驶舱门,看着提前下来的Peter朝湖边跑去,已经隔了很远,在这辽阔无人,靠近天空的地方留下他的笑声。
Charles远远地看着Peter,果然还是野外更适合这个好动的小动物。现在他的心情如同湖面一样平静。他看到Peter在向他招手,示意他过去。于是Charles迈开步子,那一刻,他想,此生,一人便足矣。
夏季的水温稍微高一点,Peter迫不及待地捧起一点点湖水,他可以从这面小镜子里看到自己,看到天空的倒影。调皮的Peter将水泼到刚刚到达湖边的Charles身上。Charles毫不客气的回礼,然后凭借体格优势将Peter压倒在地上,两个人在地上打滚,Peter雪白的袍子占上了灰。
玩累了躺在地上,Peter被Charles圈在怀里,看着天空依旧是亮堂堂的,不知是被湖映蓝了天还是被天染蓝了湖。
方才被直升机的声音吓跑的小动物在恢复寂静之后便又蠢蠢欲动了,尖下巴的红狐狸跑了出来,还有加拿大马鹿迈着缓慢的步伐,来到湖边喝水。
Peter睡着了。
Charles抱着他回到直升机着陆的地方,途中跟偷偷窜出来的红狐狸打了个招呼,和马鹿们问好。这种跟动物们打招呼的习惯,也是遇见Peter之后养成的,说不定他们那一天就会变成人类,成为来此旅行的人们的朋友。
将Peter放在帐篷的睡袋里,看了看指针,白昼让人失去了时间的概念,现在已经将近凌晨。
Charles在Peter的嘴唇上留下一个吻,然后宠溺地看着他的睡颜,轻声地说了句晚安。
如同从夏色渐迟到冬日暖阳的每一天一样。

评论
热度 ( 16 )